首页 > Uncategorized > 【信睿】蒋方舟:关于LOSER 和WINNER 标准问题的讨论 – 东西

【信睿】蒋方舟:关于LOSER 和WINNER 标准问题的讨论 – 东西

清华百年校庆的时候,有人在网上发帖问:“校庆期间的清华普通毕业生可以回母校吗? ”

有人回帖说:“可以啊,可以搞一个LOSER方队,校庆的时候走一走。”

LOSER,五个字母, 字字血泪,无限依依无限惋惜,多少咬牙切齿尽在不言中。LOSER,卢瑟儿,失败者,它可以是人们温暖亲切 的摇头自嘲,也可以是相互攻击时最锋利的暗箭。卢瑟儿所对应的反面人生当然是WINNER,温拿,赢之大者 ,则称为大拿。

我大学刚入学时,看到大家在水木BBS 上热火朝天的讨论。一群从火热的高中教育中大逃亡还没几年的年轻人,没有享受胜利者的喜悦,迷迷糊糊又要被 一脚踹入社会,参加讨论的这些满怀失意的人,相互确认着自己是不是失败者国的常住居民。

证明自己不是L OSER 的底限,当然是有房有车有老婆。

有人忐忑地问:“那如果娶了个丑老婆,算不算LOSER 呢?”

大家纷纷表示,那当然也是要列为失败者的。发问者黯然,百密有一疏,原来自己无意中还是输了。

钱不是检验LOSER 的唯一标准,但却是最不容动摇的门槛:“年近30 或者年过30,工作一般5 年以上。总资产200 万以下,年收入50 万以下,无车或15 万以下的车(15 万以下的车等同无车)。”同时可以检验是否LOSER 的,还有和钱有关的生活趣味。他们的特征是:“名牌大学,博士,海归,朝九晚五打卡,坐在格子间的电脑旁, MSN,麦当劳,卡布奇诺,网恋,丁克,地铁,打的,坐经济舱,住星级宾馆,泡吧,煲电话,听蓝调,加班, 夜生活,圣诞节,一夜情,斯诺克,暂住证,红酒,抽555,住租来或按揭的公寓,买简约的宜家家具,收藏C D,谈论《老友记》,向往去西藏,留恋于丽江,铁杆驴友,不看中文报纸不看中国电影,看卡夫卡看张爱玲看伊 朗电影,洁癖,乡愁,健身,瑜伽,养吉娃娃,香水衣服鞋子泡吧旅游鲜花买书买CD 看电影”。

这基本概括了一个大城市,收入尚可且沾沾自喜的年轻人生活所有组成,甚至可以被年轻潮流杂志 引为生活样本,但是,一盆冷水浇下—这其实是失败者的生活。

所谓温拿,WINNER,他们提前五十年过 上了退休老干部的生活,收藏是唯一的幸福,饭局多到没空上网,永远不会花自己的钱,学习都是脱产的,休假都 是带薪的。

—这就是大家基本上讨论出的关于判断卢瑟儿和温拿的硬指标。这些标准听得简直让人心惊胆战不 是?这种指标下,大多数人甚至连失败者俱乐部都没有资格进入。

每到年终,水木BBS 上就会掀起晒工资单和年终奖金的热潮,年薪十几万几十万都会被笑话,被反问:“这样在北京怎么活?”

除 非收入高到每天拿小推车从银行运钱才能达到的数目,才会被封为大拿,引起围观群众真心诚意的崇拜。

前两年,一个浙大的讲师跳了楼,他当年是清华水利年级第一,西北大学全额奖学金,六年博士后毕业。他拥有一 份完美的履历表,大学生活需要解决的所有已知选项他都交出了完美的答案,可是发现最后导出的X 是每个月仅仅2000块的工资。

不知道他有没有过夜深人静看着同学晒工资单的时候,或是在疲惫的生活中 默默用被别人不断发问的句子问自己:“这样的收入,怎么活啊?”

也许是因为最高学府的起点高,所以大家 对于生活的期待和胃口都要大些。收入的意义不是为了自己活,同时也是为了与他人—那些起点差不多的人比较。

LOSER 的主要沮丧和怨念的重点,在于他们读了这么多年书,做了这么多年题,一路打败这么多人才擎出青天来,可在被 量化的个人收入报表前,努力被瞬间抹杀,所有过去的骄傲,变成了羞于翻检回归的记忆—它们都是对今天的冷笑 。

一个著名的抱怨,是说自己从小一路最高学府,一路笑傲家族,兄弟姐妹全部生活在自己的阴影之下。而他 过年回家,发现表哥当兵回家后在卫生局工作,表姐当了法院公务员,表妹成了警察,堂妹嫁给官二代,堂弟做生 意赚了钱。

一命二运三风水四阴德,原来五才是学习。学历越高的人越失败,博士生最爱自怜自己赚的还没有 中专毕业的人多。

LOSER 是战战兢兢步步为营的人,WINNER是不劳而获一行白鹭上青天的人。

LOSER 是按部就班种瓜得瓜的人,WINNER是靠爹靠老公靠关系靠机遇靠蛮力就和前者平起平坐的人。

有一种人 是免检的WINNER,就是成功进入体制内的人。他们的后半生甚至无需检查工资单,就可以放在荣誉橱窗和展 览室里。

新闻上有公务员考试发榜的报道,看到年轻人喜极而泣的脸,确实感到那是无数人一夜间翻身农奴把 歌儿唱的时刻。

我的同学大一大二的时候在背GRE 单词的红宝书,到了现在,大三,他拿的是公务员考试的复习资料。

我说他投靠,他被招安,我指责他堕落了 不再理想主义了,他辩驳说:“我进入了体制,才能对社会有所改变……”

我被他一番进入体制的热血沸腾的 宣言说得哑口无言, 最后不得不拍着他的肩膀,认可他的决定, 说:“ 好吧, 体制内有你,我就放心了。”

可他反而颓然了,嗫嚅道:“我也不确定自己会不会被体制化。”

“体制化 ”不只是个行政词汇,也是一个人被塑造的过程吧。一开始你的目的是试图改变它,后来你只能抵制它,渐渐你熟 悉它,最后只能依赖它。

我和我同学似乎同时看到他在办公室里舒服安乐的后半生,一下子有些冷场,他生硬 地说自己要去背《申论》(中国大陆国家公务员进行资格考试的其中一个科目)了。

进入体制意味着户口房子 工作,意味着稳定福利和保障。进入体制意味着成为真正统治意义上的精英,意味着不再求人,而是被求着办事。 而这些是几十万的年薪也换不来的—岌岌可危时代中的安全感。

进入体制的WINNER 也有抱怨,例如日子太悠闲,升官太过慢,但是在大多数同学眼中,这些无异于撒娇了。

这让人无法不联想到王蒙20 世纪60 年代写过的《组织部里来了年轻人》。40 年前,年轻人还对组织适应不良,一到工作岗位就被打了英雄主义鸡血,要对坏事绝不容忍,要勇敢地进行斗争。 而现在,组织部里涌入了一群青年老干部,体制与他们的天性中没有一天冲突的地方,一去就能迅速融入,迅速汲 取自己所需的养分,甚至不需要任何适应过程。 能挤进去的就是赢家。时代不一样了。

“ 不成功便成仁” 的想法, 是每个年轻人进入高等学府时第一句向自己说的话。这种想法让人思维简单如猩猩够香蕉, 放弃自己形而上的思考, 被迫去想象工具性的无聊问题, 一步步走向一个心理极权的国度, 放弃自己脑袋里的想法, 而走向卑贱的实用理性领域。想的只是“ 怎样用这个得到那个”的问题。

WINNER 和LOSER 的划分,也是我见过对年轻人最简单粗暴、也最残忍的评判。除了简单的收入,标准无休无止:进入不了体制的文 科生,比工科生失败;出国留学再回来的人,比留在国内累积资本的人失败;整天批判改变规则的人,比默默按规 则办事的人失败……

对WINNER 肃然起敬,对LOSER 讥诮冷语。成王败寇啊,这想法,终于在年轻人中被表达得如此露骨而凄厉。

信睿 阅读器iPad应用正式上线 只需0.99美元就可购买单期《信睿》杂志。
技术支持:东西网 http://t.cn/amfhmn
   查看评论

This entry passed through the Full-Text RSS service — if this is your content and you’re reading it on someone else’s site, please read the FAQ at fivefilters.org/content-only/faq.php#publishers. Five Filters featured article: A ‘Malign Intellectual Subculture’ – George Monbiot Smears Chomsky, Herman, Peterson, Pilger And Media Lens.

from https://plus.google.com/118043707401513225647/posts/HWfqmQwUExi

Advertisements
分类:Uncategorized
  1. 还没有评论。
  1. No trackbacks yet.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

%d 博主赞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