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Uncategorized > 怎样设计一个阻止恶棍官僚上升到高层的官吏制度 – 汪丁丁

怎样设计一个阻止恶棍官僚上升到高层的官吏制度 – 汪丁丁

这是一篇2008年JEBO的论文,“政治科层与政治怠工”。从中译标题几乎看不出任何现实意义。 这是因为“政治”在汉语被严重污染,而且“怠工”并未传递这篇论文的主题——如何设计一套制度来防止官员“ 寻租行为”。不论如何,这是一篇晚近发表的论文,是“新政治经济学”研究班第二讲的一个脚注:

 

那么 ,这套制度的特征是什么?大致而言,我们可以将一切官吏划分为“天使”和“恶棍”两类。在官僚科层的较低层 次时,天使官吏远比恶棍官吏廉洁。但若恶棍官吏预期可以通过保持廉洁而升至较高层次时,他们可以克制自己的 寻租冲动直到升至较高层次。于是,制度设计的难题之一是怎样在较低层次就分辨出天使与恶棍,提供相容的行为 激励,让天使们更多地升至高级岗位而让恶棍们停留在低级岗位。我未必同意这篇论文提出的建议,因为社会情形 差异很大。在西方社会,公务员群体里,天使的主要动机是“政治抱负”(ambition),恶棍的主要动机 是“私人利益”。所以,制度设计的一个考虑是,让恶棍在低级岗位就有更多的腐败机会,也就是提高他们“隐瞒 本性”的机会成本,同时,让天使有更大的激励努力升迁。在这一考虑下,一个良序的政治制度可能允许低级官吏 有较大的腐败空间,同时实施严厉的岗位任期淘汰制度(up-or-out),对高级岗位实施以“廉洁”为核 心绩效的考核体系,并且,考核的严厉程度正比于岗位的高级程度。但是,官吏制度的设计参量,不能仅仅是区分 天使与恶棍。不过,与中国对照着思考,很显然,目前官吏的GDP考核,是一种逆淘汰机制。因为,低级官吏可 以通过腐败和寻租活动推动GDP业绩。例如,地方政府可以大兴土木,这些开支都进入GDP统计,同时,政府 招标的项目通常是最腐败的项目(这是我们的经验)。所以,GDP业绩越好的低级官吏,如果越有机会升至高级 官吏,则整个官僚体制的品格,越久越差,也就是说,充斥着官吏的高层岗位的,长期而言,几乎都是恶棍。这一 因素,可能也是中国历代王朝覆灭的主要因素。吏治,汉代以后,没有很出色的。

This entry passed through the Full-Text RSS service — if this is your content and you’re reading it on someone else’s site, please read the FAQ at fivefilters.org/content-only/faq.php#publishers. Five Filters featured article: A ‘Malign Intellectual Subculture’ – George Monbiot Smears Chomsky, Herman, Peterson, Pilger And Media Lens.

from https://plus.google.com/118043707401513225647/posts/VQDhxZmHkBc

Advertisements
分类:Uncategorized
  1. 还没有评论。
  1. No trackbacks yet.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

%d 博主赞过: